时下都市都很忙。或忙工作而心力憔悴,或忙生意而透支精力,或忙应酬而伤肝伤胃,或忙学习而……忙得懒得和父母打电话,忙得没时间和友人谈心交流,忙得无暇顾及孩子。

  让我们驻足片刻,一起回顾古人究竟在忙什么。

  东汉王充《论衡•书解》:“使著作之人,总众事之凡,典国境之职,汲汲忙忙,何暇著作……”翻阅东汉许慎的《说文解字》,竟然找不到“忙”这个字。许慎的生卒是在王充之后,不知为啥没有收入“忙”这个字,抑或是许慎过于忙碌,忙中出错,遗忘了这个字。如果是这样的话,中国人自古就很“忙”吧?

  白居易《观刈麦》:“田家少闲月,五月人倍忙。”清高鼎《村居》:“儿童散学归来早,忙趁东风放纸鸢。”成书于清代的《规》亦云:“事勿忙,忙多错。”

  《康熙字典》云:“忙,心迫也。”又有“悕、宂、怖”等意。《辞海》关于“忙”的基本字释有三:事情多,没空闲:忙乱。急迫,急速地做:忙于(忙着做某方面的事情)。旧时田赋分期征收称“分忙”,有“上忙”、“下忙”之称。从形声字的角度分析,“忙”字从“忄”,从“亡”。“忄”指“”。“亡”意为“”。“忄”与“亡”合起来表示,不,迷惘。

  每个人的一生都在“忙”。从呱呱坠地的一刹那,就本能地忙着张开小嘴嗷嗷待哺;接下来忙着上学,忙着就业,忙着买房、买车,忙着结婚生子,忙着孝敬长辈……一辈子都有忙不完的事,忙得人们头昏脑胀,焦头烂额,废寝忘食……

  那么,有没有一个时刻,我们能停下忙碌的脚步,放下手中的事情,静下心想一想,我们在忙什么?为什么这么忙?

  从《金刚经》中找到这样一种答案:在佛教的语境下,“忙”是因为我们把自己的“心”丢了,找不到自己的“心”;相应的,“悟”就是找到自己的“心”,把自己安顿下来了。

  试想一下,心中忙乱则难定,很难有所主张或创见。“心亡”了,我们敏锐的洞察力、清晰的分辨力、的判断力不起作用了,迷失了自己的方位,更看不清前进的方向。

  佛教中有这样一个故事:殃崛摩罗尊者未出家前,一直想成为一国之王。一个告诉他,只要他能用1000个人的大拇指做成花冠,便可以成为国王。殃崛摩罗相信了,于是他努力收集人的大拇指,当他还差最后一个大拇指时,他朝思暮想,几近疯狂。为了实现自己的野心,他决定把自己的母亲杀掉,取得这关键的一个拇指来达成心愿。就在那时,佛祖释迦牟尼在灵山上观照到了这个因缘,想借此机会这个之人,于是便化为僧人出现在殃崛摩罗面前,并伸出了大拇指。殃崛摩罗发现后就放开了母亲,转而去追杀释迦牟尼。释迦牟尼在前面慢慢走,殃崛摩罗在后面疾步追赶,可是怎么也追不上。他就高声喊道:“停一下,停一下。”释迦牟尼答道:“我已经停下很久了,是你停不住。”殃崛摩罗听到此话后,心中突然大悟。于是他,投佛出家了。

  停下忙碌的脚步,有时需要一声棒喝,需要一种。在竞争激烈现实中,稍有松懈就会被快手者得了先机,你也就只有处于下风。那么,怎样才能在忙碌中调整好自己的生活节奏?

  ,万念也由心起,其实好多事情也不过就是而已。《金刚经》曰“凡所有相,皆是虚妄”,“若见诸相非相,即见”。不仅仅是才具有。

  佛教通过对人的主观意识和客观世界的透析,客观世界的无常、主观世界的。由人内心的,了知世界的实相,然后得以从容面对一切现象,在的繁华之中,放慢脚步,持有平和安闲之身。

  凡夫俗子,血肉之躯,人事纠葛,情感困扰,怎么办?做好手中事,放下心中念。独坐一炉香,前后细思量,可怜车马客,唤他莫奔忙。

  《说文解字》云:“悟,觉也。”“郁郁黄花无非般若,青青翠竹皆是法身。”一掬明月一丝清风,一餐饭一杯羹,一颦一笑,能有所感,你正在觉。“睡起有茶饥有饭,行看流水坐看云”。有此,有此,有何事可忙?

  当我们在讨论当代人幸福指数较低时,更多的是以物质为标准,往往忽视了心的因素。其实,幸福与心相关,找到自己的心,使之平和安宁,幸福就在心里。

  网络视听节目许可证号:0105123京公网安备9号京网文[2011]0252-085号京ICP证040089号